梵音w

要变得幸福啊

【胜出】致命诱惑 00

*黑久性转,角色死亡警告

*私设小久个性【木偶】,触碰到对自己有好感的人后会从他人身上抽出一根丝线,好感度越高抽出的丝线越多越长,一旦丝线达到十根,那么那人将无意识被控制

*巨型ooc,私设一大堆

*主胜出,有很多单箭头

*以上没问题的话那么↓

一道瘦小的身影穿过了狭小拥挤的街道,每跨一步脚底都会泛出水花,她正逃脱着身后人的追捕。

一把小刀突然划过她的脸,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那人的顿了顿,下一秒再次狂奔,却被窜出的冰墙挡住了去路。

“你已经无处可逃了……”轰的左半边身体使用出了个性,火焰的亮光把整个小巷照亮,那人转过了身面对着轰,一阵风吹过,把那人的帽子吹落,露出了她那如海藻般墨绿色的短发,“绿谷出久。”

监狱里,绿谷正玩味的看着面前一脸复杂的切岛和上鸣,他们此时正握紧着双手,眼神凶狠的看着她,好像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一样,虽然也差不了多少。

“我说,”绿谷知道只要她先开口那么落在下风的就是她,但她实在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你们一直这么盯着我看也问不出什么啊。”

听到了这话切岛最先沉不住气,他猛地一拍桌子,发出的巨响让有心理准备的绿谷还是忍不住地抖了抖。

他伸出一只微微颤抖的手指着她,眼眶红红的,好像下一秒眼泪就会流下。

“你怎么能那么狠心!”

绿谷听到切岛的这句话只是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

“一样的话每次见面都说一遍不腻吗?”

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一样,站在自己的立场职责他人,浑然不顾他人的感受,这就是英雄,这个时代最错误的存在。

上鸣把疯怒的切岛拉了回去,示意他冷静下来,但在下一秒看到绿谷试图运用个性将他们杀死后也怒了。

“你就一辈子待在这吧!”

留下这句话两人就离开了,只是这背影再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一般。

绿谷吹了吹口哨,挑着眉看他们越走越远。

几乎是在看不见他们的下一秒,一股黑雾出现在绿谷的身边,从里面钻出了一个人,会整天带着一堆手在自己身上的除了死柄木弔再无他人。

他慢悠悠的走出黑雾,来到绿谷身旁,一根手指勾起绿谷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

“我说,小丫头,你的办法不行啊,还把自己搭了进来。”

绿谷一巴掌把死柄木的手挥开,她揉了揉太阳穴,一脸不耐的盯着他,有好办法当初就别让她丢脸啊!

“没时间了,我手上的线越来越少了。”

死柄木冷哼了一声,用带着特质手套的手一把抓住绿谷的手臂,把她往黑雾里带。

绿谷小幅度挣扎着,但在被死柄木的四根手指扼住喉咙的时候停下了。

“下次就不能温柔点吗……”

回答她的只有浓浓的一声鼻音。

“警报——警报——有敌人出逃——”




【蝶盲】关于你喜欢的她

*第二人称警告,双方视角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海伦娜]

那天是你第一次见到她,即使你的世界黑暗,但你依然看清了她的模样

她身着一身红衣,身边围绕着一只只的蝴蝶,她那如丝绸般柔软的黑长发随着风飘荡,划过她那纤细的脖颈,那双灵动的眼睛因好奇而时不时的转向别处

那天是你第一次被佛系,自那天后你便对她念念不忘,但你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新来的监管者?她叫美智子来着,怎么了?”

感觉到了同伴疑惑的目光你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如果说是对她感兴趣的话可能会被当成怪物吧,明明是被追逐斩杀的求生者却会对一个杀虐成性的屠夫产生了好感

大概是真的疯了吧,你心想,但是等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你的心依旧忍不住在跳

一见钟情?你摇了摇头,把心中那点不切实际的幻想抛掉,求生者和监管者什么的,庄园主一定不会愿意吧

那天的游戏你很不在状态,一连失误了好几次,还因为淑女翻而被玛尔塔狠狠教训了一番

你尴尬的笑了笑,只有你一个人才知道是为什么

不想遇到她,不想遇到她

开局前大厅里满是你的碎碎念,惹得众人侧目

等你回神时发现大家都奇怪的看着你

“没事吧?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让别人带班。”

你赶紧摇了摇头,说了好几声没事,你不能再坑玛尔塔他们了,不要因为他人而影响自己

很不幸运的是你再次遇见了她

你握着盲杖的手紧了紧,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今天遇到的全是她

你把刚才说的话全忘了,你又在出神间坑了你的队友,‘干的不错’和‘谢谢你’是他们留下的遗言,你茫然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只是围绕在耳边的追击音乐告诉着你你在被追击

你等待着被击倒在地然后投降,却不想被牵起了空着的手

那双手是冰凉的,却源源不断的给你充着温暖

你大着胆子问她能不能敲一下盲杖,她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你一击技能下去,眼前的一切明亮了起来,你看到了她的笑容,仿佛能将冰川融化,同时,也把你的心融化了

“您真好看……”

你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口,等反应过来也只能红着脸,转过了头

她轻声笑了笑

“你也很可爱。”

啊,你知道的,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的,或许那天你不应该敲盲杖,那天被击倒时应该快速按下投降,不然也不会心跳那么快了吧

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不是也已经和她在一起了吗?

你是个很不幸的人,你无法看到你的爱人的容貌,你也是个幸运的人,因为她是你世界中的唯一的光亮

[红蝶]

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时就对她充满了好感,你从未见到过那么可爱的孩子

身上穿着粉色的蛋糕裙,腰间别着小甜筒的挂饰,即使带着墨镜,也能看到她眼中的万千星辰

你从未见到过如此明亮清澈的眼睛,那是你渴望的却不曾拥有过的,所以你想要保护好她

那天你放她走的时候她好像有点惊讶又有点无措,是你做错了什么吗?还是伤到了她的自尊?啊啊,也是,你可是和她站在对立的存在啊

但是你还是想靠近她,所以只要有她上场的游戏,你总会想方设法的和前辈们换班

虽然前辈们很忙,但是他们还是答应了你的任性,你如愿以偿的每一局都遇见了她,只不过她好像一直在躲你的样子,是在怕你吗?

你想要靠近她,但你又不敢靠近,明明耳鸣就在身边,但你却无法上前,只要你一上前她就会跑远,明明你拥有着刹那生灭,但你却不敢对她使用出来,一定会吓到她的

你只能在远处看着她……

你明显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你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你想提醒她,提醒她如今她在游戏中,提醒她要注意四周和心跳

你不敢想象,如果不是你在场的话她都已经被欺负成什么样了,再想想第一天放她的那副样子,那应该是她第一次被放吧

你有点生气,又有点心疼,真是莫名其妙

你很想转身不管,但始终无法对她置之不理,你追起了她

看到她因为恐惧的逃跑你心中满是不忍,只要把她的队友引来就行了,等就剩她一人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的和她聊一次

只是你没想到她那么能跑,你看了眼战绩,里面都是血红色的失败,你苦涩的笑了笑,是你担心过度了

下次,下次一定要留下她!

又是好几局,你终于成功把她另外三个队友送上了椅子,你看到她愣在原地,你知道她有点害怕,她很胆小

只剩她一人了,因为看不清路她干脆也不跑了,她知道她是找不到地窖的,她在等着最后的处决

你好笑似的看着她,你有那么可怕吗?不过你有心想要逗逗她,所以就一直站在她的身边,看到她不安的握紧了手中的盲杖,你叹了口气

你上前牵起了她的手,她的手很小、很软,和你的不一样,她是温暖的,那只小手仿佛有魔力一般的给你输送着温暖

看着你这样,她也大起了胆子,要敲盲杖?你想起了她的技能,你有心让她放下对你的警戒,所以答应了,不过要求过那么一小会儿,现在的你还是那副丑陋的般若像,你可不想吓坏了她

等你开口说可以了的时候,她用力敲下了盲杖,那大幅度的动作配上粉色的蛋糕裙不知道有多可爱,身上还冒出小甜筒来,她是有多喜欢甜品啊

“您真好看……”

你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她,此时的她仰着头,对着你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那双无神的眼在你的心中散发着光亮,将你心中的黑暗全部驱散

“你也很可爱。”

这是你的真心话

现在的你已经知道她有多喜欢甜品了,因为她浑身上下都是甜的,害的你也满身都是甜的

感觉都被你宠坏了!现在都不会社交,每次说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让我离不开你了
我他妈怎么就那么喜欢你!!!
只有你对我超好,委屈了可以和你说,开心了可以和你说
最喜欢的是你放开笑的样子,还有你沙雕的时候,你是什么品种的小可爱呀!
有什么委屈记得一定要和我说!我帮你锤爆他们!我喜欢的小朋友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你说好的说话要算数哦!我也是!
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都要在一起呀!

这一赛季让我有点害怕|・ω・`)

是临摹的par的小弹簧!画不出她的万分之一可爱,我永远爱她。゚(゚´Д`゚)゚。
@Parrrrrr

【佣杰沙雕童话】白雪公主

*重度ooc现场!重度ooc现场!重度ooc现场
*当小段子看就行了,不要太认真!这好像是我头一次那么沙雕_(:з」∠)_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一对国王夫妇生了一位小王子,王子从出生就很美,超过了国王夫妇的想像,在接生婆把小王子带到皇后面前时皇后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孩子,就这样皇后一口气没有咽下去,死了。
国王因皇后的死而十分伤心,他从心底厌恶这个孩子,但当他看到小王子的时候国王震惊了,这他妈长的也太好看了一点,什么讨厌他的心情都没了,然后干巴巴的来了一句:“既然你长的那么好看,那你就叫杰克吧。”
杰克因为肌肤很白,如同雪一般,他又被称作白雪,又因为长的比女子还美,所以很多人都会忽视他的性别,人称白雪公主。
杰克自幼丧母,国王十分疼爱他,只要在他能力范围内的事都会满足他,所以,后来他就多了一个皇后。
杰克很烦自己父亲,他已经不是小公举,啊呸,他已经不是小王子了,他能独立了,赶紧来个后母管管国王吧。
但是记住这是个童话故事,童话故事的本质是什么?主角被虐。谁虐的?后母啊!
国王再娶的皇后是个十分恶毒的人,她厌恶着杰克的美貌,她认为自己才是最美的。
虽然那么说但为什么还是恨着杰克呢?她有面井……呸,魔镜啊!
每晚恶毒皇后就对着魔镜说:“魔镜啊魔镜,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白雪公主。”
恶毒皇后:???
“他不是男的吗?”
“抱歉,您才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虽然魔镜改口了,但恶毒皇后还是很生气,如果杰克是女的那她就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了。
生气的皇后找了个猎人,让猎人去杀了杰克,还要把他的心带回来煮熟了吃。
猎人得了命令就把杰克诱拐(bushi)进了森林,他看着杰克在森林里活蹦乱跳的(??)时不时的逗逗小鸟,喂喂小马,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猎人看到如此心善又单纯的白雪公主不忍下手了,他告诉公主说是他后母要杀他,然后就把杰克扔进了森林深处。
被扔的杰克:……我杀死你猎人
猎人把棘手的公主丢进森林后想起恶毒皇后的另一个命令,要取回白雪公主的心脏然后煮熟……这皇后脑子有病吧?她怎么知道他煮的是人心?
于是猎人就把刚才杰克喂的小马宰了,带回了它的心煮熟给了恶毒皇后。
恶毒皇后看着满盘的心,不由感叹:
“原来他那么美是因为心大啊。”

杰克的森林里迷失了方向,他不由感叹真是蓝颜祸水啊,他在森林里走了好久好久,后来他找到了一个小屋子,他秉着良好的礼节教养敲了敲门,两分钟后没有得到一点回应,然后就一脚踹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他看到屋内有七人座位的餐桌,上面分别摆了吃的,杰克在森林里走了好久,他此时已经很饿了,他想有那么多人只要每个吃一点就行了,然后就吃了起来。
吃完后他感觉到一阵困意,然后走上了楼,看到上面的房间里摆着七张床,杰克一屁股坐下去,这床太小了……然后他就把几张床搬在了一起,随后躺了上去。
傍晚七个小矮人回来发现自己家门开着,进门一看,他们的晚饭全没了!
他们又上楼一看,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他们的床上。
小矮人凑近一看,然后就被杰克的美貌惊艳了,一个小矮人伸出了手颤颤巍巍的摸了一把杰克的脸,woc,他的脸怎么那么滑腻,这一定是个小公举。
几个小矮人确认了下眼神,然后齐心协力把杰克摇醒了,醒来的杰克还有点懵,然后看到了盯着自己的七个小矮人。
迷之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就是杰克的尖叫,这些人是谁???
后来七个小矮人解释了好久才把杰克安顿好,然后就轮到杰克解释,顺便让他们帮他看着点恶毒皇后的情况。
就这样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过上了轻松愉快的生活。

后来某一天,恶毒皇后不知道脑子哪里搭错了一根筋,突然跑过去问魔镜。
“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是白雪公主。”
恶毒皇后:……他不是男的吗???不对,他不是死了吗???
“公主没有死,他在森林里和小矮人一起生活。”
恶毒皇后那叫一个恨啊,这人怎么命那么大?
恶毒皇后原本还想叫人去杀了她,但是想到上一次的猎人……
“去给我把猎人宰了。”
吩咐完这件事,恶毒皇后就披上曾经她中二时候最喜欢的小黑披风,然后骑着她的马哒哒哒的冲向森林。
恶毒皇后因为自身bug的存在很快就找到了杰克的所在之地,她从马身上拿下一篮刚刚被老婆婆宰了重价的苹果,她把其中一个苹果一半注入毒素,然后放入篮子走向杰克。
“美丽的女孩,婆婆这里有一篮苹果,婆婆一人牙口不好吃不完,送几个给美丽的女孩。”
杰克听完恶毒皇后的话面无表情的把门甩上,他是男的!
懵逼的看着关上的门,恶毒皇后突然想起来杰克是个男的,然后感觉敲门补救。
“俊俏的少年!婆婆送你几个苹果作为谦礼!免费的!”
杰克又默默把门打开,看着恶毒皇后手中的苹果。
“你吃一口看看。”
恶毒皇后早就想到了他的谨慎,她从身后掏出小刀,把苹果切成两半,有毒的一半给了杰克,无毒的给了自己。
她先吃了一口,杰克看到她什么事都没发生,然后也就安心吃了下去。
恶毒皇后满脸兴奋的看着杰克,期待着他赶紧中毒死亡,随后她就看到他把她篮中的一半苹果吃完了。
恶毒皇后:她花了好多金币才买到的苹果啊!
恶毒皇后还在伤心,突然耳边传来重物摔落的声音,一看,哦,是杰克。
看到杰克倒了下去,随后拿手去探了探他的气息,发现一点气息都没了就开心得走了,走前还不忘拿走剩下的苹果。
这药效真好!
七个小矮人回来后,发现一直在闹腾的小公举,不是,小王子不在了,再仔细一看,发现他倒在离家不远处,几人赶紧跑过去,发现他已经死了。
小矮人哇的一声哭出来了,他终于走了,没人和他们抢饭吃了!
他们把杰克搬到他们不知道在哪找到的玻璃棺里,把他丢……搬到森林中央,那里风景很美,杰克很喜欢。
他们刚打算走就发现一位英俊的男子骑着白马走了过来。
他看到几人就帅气的一个翻身下了马,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一个小矮人指了指一旁的棺,然后把事情的原委一并告诉了他。
男子听了很是气愤,那么美的女孩怎么会遇上这种事,小矮人们也点头道是。
突然一个小矮人发现杰克身上的花被一只小松鼠叼走了,他跑过去想抓它,却因为腿短不小心被男子的大长腿绊倒了,整个人都倒在了杰克身上,小矮人慌慌张张的起身,随后众人就看到杰克口中吐出了难以名状之物,然后睁开了双眼。
男子看到了杰克更是惊艳,腿不自觉的迈向了他。
“美丽的公主,我是邻国的王子,奈布•萨贝达。”
奈布勾着一抹柔和的笑,然后就听到了他心碎的声音。
杰克一开口就是纯正的少年音,奈布的笑容僵掉了,沉默了一会儿,他赶紧撒腿骑上他的白马走了。
杰克愣愣的看着远去的奈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恶毒皇后被国王休弃了,杰克也重新回到他生活多年的城堡,他一问国王才知道是奈布做的。
他感动的和国王说他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国王自然是同意了,然后写信给了邻国的国王,那国王一听欣然同意了,自家儿子终于有人要了。
奈布一听他父亲要把他卖了赶紧骑上他的白马离家出走了,杰克一听不干了,好不容易遇到的人,怎么能说跑就跑。
就这样美丽的白雪公主和英俊的白马王子过起了你追我赶的幸福的生活。